成都AG不平凡新材料有限公司

首頁 | 聯係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LED照明標準化背後的專利存惑

編輯:成都AG不平凡新材料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LED照明標準化背後的專利存惑
在最近於廣州舉行的國際 照明展覽會上,飛利浦、日亞化學、歐司朗和旭明光電這些LED巨頭們聚在了一起。在主題為“共商產業掣肘及經營策略”的論壇上,一名觀眾雄心勃勃的向台上來自以上四家大公司的高層們發問:

“如果我現在要投資100億人民幣進入LED產業,你們覺得我是瘋了還是很有眼光?”

他隨即被澆了一盆冷水。因為高管們說,“如果你真有這麽多錢,其實有很多更好的選擇,何必趟這攤渾水?”

實際上,受歐債危機、美國經濟低迷等影響,去年下半年起,LED企業的出口訂單大幅銳減。去年9月,深圳市LED產業聯合會常務副會長、鈞多立實業有限公司老板的跑路,曾在業內引起一片嘩然。而近一年時間過去,洗牌仍在繼續。

但硬幣的另一麵,受中國等新興市場的拉動,LED產業大規模增長仍然有望。

“目前,全球1/8的照明市場是LED的市場,我們預計到2015年LED的市場占有量將是45%。”飛利浦照明專業照明解決方案業務部首席執行官Marc de Jong說,“在亞洲,預計LED照明市場將增長70%-80%,中國將起領跑的角色。”

之前的5月初,來自全國的城市路燈管理所的人士共聚合肥,參加飛利浦“城市·居民·燈光”主題研討會,在其中LED道路照明的小型討論上,上海市路燈管理中心高級工程師謝俊彥說,“就像數碼相機取代膠卷相機,LED很快會替代傳統鈉燈。”飛利浦專業照明解決方案副總裁、總經理魏謙哲認為,中國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在城市擴張和發展的過程中如何通過合理的城市規劃和高效能的基礎設施建設,比如以先進的LED照明解決方案打造獨具特色的城市,達成城市可持續的長遠發展。這些都是飛利浦“城市·居民·燈光”活動長期關注的課題。

盡管也承認中國市場很大,而在旭明光電股份(600184,股吧)有限公司企業發展副總經理林盈穀看來,“LED產品在中國合理定價較難,而且中國的標準化需要關注產品間的可比性。”

路燈行政管理體係或為阻力

“節約的電費都是被政府拿走了,沒有合理的分配機製。”

今年5月7日,科技部發布的《半導體照明科技發展“十二五”專項規劃》(征求意見稿)提出:到2015年,LED照明產品占通用照明的30%,建成50個“十城萬盞”試點示範城市。隨後,5月1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又討論通過《國家基本公共服務體係“十二五”規劃》,研究確定促進LED照明燈具等節能家電產品消費的政策措施,提出將安排22億元支持推廣節能燈和LED照明燈具。

但謝俊彥仍然認為在推廣LED道路照明上的阻力不小。

事實上,因為我國的路燈管理係統在行政管轄上歸屬各地電力公司,所在行業的自然壟斷特性使得其在對待新生事物時,常常具有惰性甚至排斥。

“原因主要還是LED燈的價格過高。”謝俊彥解釋,“一盞100W的LED燈,估計要賣到3000-4000元左右。”

據了解,在我國公路並不一定需要安裝路燈,但是建設部要求城市道路必須安裝路燈。而在路燈的建設上,通常是按照“誰提出,誰埋單”的方式。考慮到LED燈初期投入成本較高,安裝時需要進行專業的道路設計,同時不像鈉燈隻需按照固定間距安裝,而且後期還要投入維護成本,所以一些建設單位並不願意使用LED燈。

此外,因為路燈管理所的前身是電燈公司,在早期用電量中所占權重較小,而且因為隸屬於電網公司,所以路燈通常也都沒有裝電表,這也使得在實際的運用中,很難實際統計LED等所節省的電量。

“前期我們投入很大,後期的維護成本高,但節約的電費都是被政府拿走了,並沒有根據節能的效益形成相應合理的分配機製。”安徽馬鞍山路燈管理所一位何姓人士在飛利浦“城市·居民·燈光”活動上稱。

芯片技術更新能否壓低成本?

多數人仍相信,LED芯片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基於矽的方式。

盡管LED價格目前來看仍舊過高,但是快速下降的成本已經讓人看到了新希望。足以佐證的是,LED在我國的使用經過最初的射燈,到兩三年前的道路照明之後,終於在去年底成功進入了室內。

“因為去年稀土漲價致使熒光粉漲價,使熒光燈的成本上升;此外,LED的光效在增加,成本卻不斷下降,很多過去回報不是很好的領域現在都OK了。”GE照明亞太區LED產品兼先創新中心照明業務總經理王健表示。

如果你去買照明產品,一隻130流明/瓦、能夠使用4萬小時、售價為15美元的LED燈,和一隻60流明/瓦、可以工作3000小時、售價為3美元的熒光燈,你會選擇哪一隻?

新世紀光電股份有限公司技術長李允立會選擇後者。李認為,對於消費者來說,LED產品能不能走進賣場的關鍵還是價格,而無關技術。“如果把LED的性能降低到100流明/瓦、壽命為1.5萬小時,但售價也是3美元,它就很有競爭力了。”

事實上,即使不降低LED的性能,成本下降也並非不可能。僅以LED最核心的芯片技術來說,“芯片光效每年提高10%,成本每3個月下降5%還是很有希望的。”飛利浦Lumileds照明公司亞太區市場總監周學軍說。

而晶能光電(江西)有限公司首席技術官趙漢民則有意挑戰發展了20年的藍寶石襯底技術,“如果使用矽襯底技術,可以規避大公司的技術專利網,而且LED芯片的成本比藍寶石襯底低5-10倍。”

但趙也坦言,矽襯底的技術難度高於藍寶石襯底,“主要是應力問題,容易產生裂紋。”

不過,多數人仍相信,LED芯片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基於矽的方式。

日亞化學工業株式協會照明用LED開發中心副中心長大黑弘樹表示,“隨著3-5年後稀土價格的調整,矽的成本會下降,那時候我們將會做更多的嚐試。”

標準化背後的專利困惑

早在2010年,飛利浦、歐司朗、鬆下、東芝等國際照明巨頭已成立了Zhaga。

除了成本之外,讓各地路燈管理所人員對LED提出的問題還包括後期維護的不便利。

理論上講,道路照明用高壓鈉燈的使用壽命僅約5000小時,而大功率LED的壽命一般達5萬~7萬小時。但在實際應用中,仍然不可避免的會遇到問題,“光源部分的維護可能性小一點,但是驅動還是可能需要維護的。”謝俊彥說。

這就讓許多使用者們犯了難。“目前全國差不多有56萬盞LED路燈,產品來自於上千個廠家,每個廠家還有好多不同的型號。以前鈉燈有10個品種就差不多了,但是LED的產品太多了,彼此之間也沒有兼容性,讓我們如何維護?”一位業內人士說。

因為沒有相關標準規定LED路燈模組的模數,也往往導致生產廠家沒有方向。“好多廠不知道做什麽好,無序發展,浪費大。”謝俊彥表示。

實際上,針對LED產品,我國目前已有146項標準,而針對市場上總覺得缺少標準一事,中國照明電器協會劉升平的解釋是,標準的製定需要過程,往往滯後於產品的發展,而且LED技術本身發展很快,也不能用各種標準限製了行業的發展。

事實上,大企業們已等不及了。早在2010年,飛利浦、歐司朗、鬆下、東芝等國際照明巨頭已牽頭成立了Zhaga。

據介紹,Zhaga是一家國際性行業協會,主要是為LED光引擎界麵製訂標準規格,解決當前LED行業產品界麵不兼容難以實現規模化生產問題。“Zhaga通過統一接口的途徑為燈具製造商確定穩定的設計平台,能夠促進產品的規模化,推動LED照明普及。”Zhaga常務會員代表、德凱質量認證(上海)有限公司廣州分公司市場經理謝藝芹說。

不過,許多國內企業也擔心加入Zhaga聯盟後,可能難以繞開該規範製定企業所設置的LED下遊應用專利陷阱和壁壘。

對此,謝藝芹回應,Zhaga界麵標準化隻涉及光引擎的接口,不涉及其內部工作機製。“依據Zhaga標準,采用LED作為光源的光引擎是一個可以進行界麵標準化的模塊,而模塊內采用的技術並不會被標準化,也就是說即使光引擎的外部是標準化的,但其內部還是各有特色。”
上一條:比亞迪新能源“造血”重啟LED業務 下一條:西安將斥千億元巨資建造LED產業基地

產品目錄

聯係方式

聯係人:業務部
電話:028-2780879
郵箱:service@schj56.com